2017年中国互联网企业死亡名单 现实很残酷

一些项目因不再适应时代走向终结,而另一些,则出于对未来的判断而主动抛弃。中国互联网野蛮粗放的生长期早已过去,一些企业出于自身形象与企业责任放弃存在风险的业务,也让我们看到了他们的担当...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人们正直登天堂,人们也正直下地狱。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一个产品或公司的死去固然令人叹息,但后人如能从中获得经验教训,也能让前辈略感欣慰。

  临近年终,这份2017年中国互联网企业死亡名单,供后人借鉴参考。

  斯凯无人机

  死因:资金链断裂,行业趋冷

  今年年初,有媒体爆料称,西安无人机企业斯凯智能已经破产倒闭,仍拖欠员工三个月工资。倒闭主要原因为产品滞销积压,导致资金链断裂。

  这家公司此前曾获得百度原副总裁李明远投资,占股约10%。有媒体调查现实,斯凯无人机原办公地点已被另一家公司占据使用。

  从去年12月至今年1月,Parrot、亿航、零度等多家无人机行业公司都传出了裁员消息。斯凯无人机的倒闭,并非孤例。

  简评:

  无人机市场在2015年突然被引爆。伴随着主要元件与技术成本的下降,这个以往一直存在于专业领域的产品突然下探到消费级市场,获得了部分Geek的追逐。

  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到底有多大,一直是一个说不清的问题。过低的产品售价也意味着产品的利润空间有限,依赖于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企业,不知还能否熬到无人机真正爆发的春天。

  绿盒子

  死因:误入歧途,资方跑路

  今年年初,童装淘品牌绿盒子被曝遭供应商集体逼债,公司申请破产重组。CEO吴芳芳被传已转移资产跑路。

  在此之前的2016年双11期间,绿盒子供应链业务的主管突然失联,大量供应商讨债导致绿盒子支付宝账号被冻结,财务危机爆发。

  吴芳芳随后在微博公开回应,承认公司经营出现问题,但否认了其个人的卷款跑路传闻。但供应商代表则表示,吴芳芳并未出席协商会议,也拒绝接听电话,仍在逃避责任。

  简评:

  绿盒子成立于2010年,是一个立足于互联网电商渠道的童装品牌,成立之初的两次融资都十分顺利。但在2011年,绿盒子踏入了自建B2C电商网站的深坑之中,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自建B2C电商平台可以创造良好的品牌形象,并避免出现受制于人的局面。但与此同时,自建B2C电商平台的成本对于中小品牌来说过于高昂。有业内人士称,绿盒子自建平台的获客成本是淘宝的8~10倍,这显然是一家中小型公司难以承受的。

  2015年,刚刚恢复元气的绿盒子准备重整旗鼓,却遭遇了投资方董事长跑路的尴尬局面。失去了资金的绿盒子,最终在2016年末步入寒冬。

  订房宝

  死因:模式不成立

  2月8日,酒店尾单预订应用订房宝停止服务,App端与微信端均无内容显示。Bianews随后致电订房宝客服,得到直截了当的答复“我们不做了”。

  订房宝的主要商业模式为,将高星级酒店每晚六点后未订出的空余客房提供给临时性、非全天的酒店住宿者。

  在此倒闭前不到半年,这家企业刚刚完成1000万元A+轮融资。苍井空也曾为订房宝站台,出任首席用户体验官。

  简评:

  2014年,与订房宝拥有类似产品逻辑的「今夜酒店特价」被京东收购。其创始人任鑫后续反思,一些高档酒店宁可客房空置,也不肯低价售出,低价会损伤酒店的品牌。

  在某招聘信息网站上,多位求职者吐槽订房宝对公司未来模式不够清晰。也许订房宝的失败,早已命中注定。

  订房宝选择了一个看似合理的商业模式,却没有仔细审视这个商业模式能否支撑起一个创业团队的生存。

  光圈直播

  死因:融资不利

  2月17日,成立于2014年的直播平台光圈直播倒闭,官网已不能正常访问。创始人兼CEO张轶少有116家直播平台,90%还处于A轮及A轮之前,处于天使轮融资的约占30%。多家没有融到B轮的直播平台处于关闭的边缘;有些已经关闭的平台依然未能还清拖欠主播的款项。

  平台初创,没有广告等盈利,只能依赖融资,但当直播平台行业局竞争局势趋于稳定,头部平台优势凸显,没有细分特色、没有平台、IP内容支撑、没有流量的直播平台很难成为后起之秀,更难以出现抓住投资人的闪光点。

  小马过河

  死因:经营不善

  3月初有网友爆料称,主打出国留学培训服务的教育公司“小马过河”已拖欠员工两个月工资,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解散公司,与上百员工解除劳动合同,佯装破产。其中,还有员工在公司门口举条索薪的照片流出。

  小马过河曾于2014年1月获1200万天使轮投资;2014年5月获A轮500万美金投资;2015年1月,获得1000万美金B轮投资。

  针对破产欠薪的报道,小马过河创始人许建军今日凌晨发布《关于小马“破产”危机的声明》,确认公司经营不善,已进行公司关闭暂停营业,进行破产清算。

  简评:

  小马过河获得融资并在资本注入后,就快速扩张并转线上产品开发,扩张高峰时,员工规模一度达到900人。但全面从线下转型线上,原有的盈利项目停卖,低价导流产品每月又收入太少,短期内的营收并不能维持日常运营成本,导致资金链断裂。

  完美幻境

  死因:资金链断裂,行业趋冷

  今年3月,全景相机公司完美幻境被深圳南山法院查封,公司CEO赵博疑似失联。

  据该公司员工爆料,2月27日,完美幻境裁掉了除CEO、市场总监、技术总监与销售总监4人外的全部24名员工。被裁员工的工资也尚未完成结算。而自全年8月起,完美幻境就已经开始大范围裁员,员工数由100+降至28。

  而在5月份,事情似乎出现转机,完美幻境宣布获得浩方集团战略投资。创始人赵博表示,将把资金用于新品的量产、后续的研发投入以及市场推广等等。但声量已大不如前了。但经查询,公司网站、淘宝网店均无法打开。

  简评:

  在VR行业兴起的时候,每一次发布会和路演,我们都能听到这样一句话:VR行业即将迎来爆发。

  但狼来了的故事听多了,便再也不会有人相信狼真的会来。VR并不是一个新兴的行业,早在1995年,任天堂九层推出过Virtual Boy游戏机,但最终却以失败告终。

  按照正常科技产品的普及演进规律,新产品必须先经受开发者与发烧友的考验,才可能得到大众普及。从HTC Vive到Hololens,高端VR硬件产品的声画体验依然有改进空间。而受制于如今的硬件重量与电池技术,VR产品的佩戴舒适度与续航能力也亟待增强。

  在VR行业未能迎来爆发的当下,还会有更多的PPT驱动型VR企业走在倒闭的路上。

  借卖网

  死因:放弃治疗

  3月16日,出口分销平台借卖网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告,因服务器遭受攻击导致网站崩溃。技术人员抢修后认为毁坏严重,无法恢复,所以决定关站。

  借卖网是跨境物流递四方旗下子公司,主要为卖家提供一站式的出口后勤服务解决方案。在借卖网平台,中小卖家可以免去采购、发货等流程,由借卖网代为完成。

  简评:

  伴随着大型跨境电商的兴起,中小型跨境卖家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而服务于中小卖家的借卖网,也成为了时代变革的牺牲者。

  黑客不可能击垮一家企业,只可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网易一元夺宝

  死因:舆论与政策风险

  今年2月中旬,网易一元夺宝下架了绝大多数商品,并开始向一家第三方一元夺宝公司“快夺宝”引流。

  315前夕,网易一元夺宝官方网站下架了最后三件夺宝类商品,正式停止了一元夺宝业务。

  简评:

  网易一元夺宝向竞品引流的方式,也曾在去年滴滴上线新版Uber取代旧版的行动中上演,都是标准的自杀行为。

  多年来,一元夺宝业务由于其变相彩票的运作模式,一直处于法律真空地带,也招致了众多负面舆论。而网易在2016年游戏与电商业务的大幅营收增长,也让网易失去了继续运营一元夺宝的必要性。

  在政策与舆论的双重压力之下,网易最终选择了抛弃一元夺宝业务。荷尔蒙与利益诱惑已不再适应如今的中国互联网,洗白了,才能更好地赚钱。

  共享汽车

  友友用车、EZZY

  死因:资金链断裂

  今年3月10日,共享汽车友友用车官方微信公众号宣布,称由于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决定退回所有用户账户存款,停止运营。

  10月23日下午,另一家共享汽车EZZY召开临时的全员会议,创始人、CEO付强宣布公司即将解散、清算的消息。

  而在今年5月,EZZY才高调举行战略发布会,宣布全新的品牌形象、产品和车型上线。付强表示“这是一次与过去的告别”,如今一语成谶。

  简评:

  共享汽车一直属于看上去很美,实际却缺乏清晰的盈利模式。友友用车创始人李宇曾对媒体表示:共享汽车目前难盈利,费用完全不能打平成本,长期亏损的话,财务投资人就会比较谨慎。

  此外,共享汽车还存在便利度不够、停车费用高、充电困难等诸多影响用户体验的问题,共享汽车的死亡或许才刚刚开始。

  论坛

  搜狐社区、碧海银沙、中华网论坛

  死因:模式陈旧

<pt; strong="">

 

  周楷程曾表示,“我们当时认为有供应链的需求、有招生的需求,结果发现情况跟这无关,很多需求都是伪需求,老师决定学生到底买什么琴、进什么货”。

  钢琴行业利润点依然在售琴而并非培训。据媒体披露的信息,2016年星空琴行实现营收3.12亿元,其中1.06亿元来自钢琴销售及配件,一对一、一对多授课的营收分别为1.29亿和7533万元的营收。

  星空琴行布局在线下高档商圈,房租和人力等成本高昂,所面向的人群对培训时间的要求所示固定的,场地和老师多数时间闲置,以一对多课程填补房租的模式无法承担成本。

  同时,自2016年初,O2O模式渐渐不被看好,面对业绩未达预期以及资本市场的冷淡,星空琴行寻求D轮融资失败。根据现金流量表,2016年星空琴行借款1.1亿人民币,而年末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有106万元。星空琴行本身面临倒闭风险,但整体业务仍在扩张,相继投资了包括钢琴搬运体系“货车来了”、乐器经销平台“我买琴”网,以及乐呀英语。

  爱帮网

  死因:经营不善、方向混乱

  日前,本地生活搜索服务提供商爱帮网几乎所有页面都显示404,无法打开。在App Store里也没有爱帮网的任何产品。

2017年中国互联网企业死亡名单 现实很残酷

  爱帮网由百度前CTO刘建国和百度前首席架构师周利民于2007年1月共同创立,是国内O2O领域的先行者,定位于生活服务搜索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爱帮网CEO刘建国曾是百度“第一员工”,百度七剑客之一,曾担任百度首席技术官。

  简评:

  爱帮网自成立以来,业绩并无亮点,行业知名度影响力日渐衰退,而且迟迟未能得到新一轮融资。

  除了经营问题,爱帮网还屡遭负面缠身,人事频繁变动。而高层频繁变动,内部意见屡屡不合,也造成了爱帮网发展理念的频繁更换,导致其发展方向不清晰。

  爱帮网创始人刘建国也另寻出路,将重心转移创投上,以小树创投创始合伙人的身份频繁亮相。

  多啦衣梦

  死因:无法盈利

  日前,共享租衣APP“多啦衣梦”出现异常、无法正常使用。有媒体报道称,用户自发组建维权群,但并未收到会费退款,取而代之的是一堆旧衣服。

  经查询,多啦衣梦在App Store已无法找到,安卓应用虽能下载,但已无法使用。微博更新日期停留在9月2日,微信客服也处于自动回复状态。

  有员工向媒体反映,公司一直都没有盈利,已经资不抵债,成都公司员工只剩两人。而公司CEO梁亮称“在转型升级”,并未对外公布具体信息。

  简评:

  多啦衣梦服务无法使用是既定事实,尽管在最近几天的采访中CEO梁亮一再否认破产倒闭。

  共享经济都有烧钱共同特点,在今年3月,多啦衣梦刚向外宣布完成1200万美元A+轮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走到这步,显然是多啦衣梦烧钱的速度远远大于造血的速度。

  对于共享租衣来说,衣服的尺码、卫生问题,是无法解决的鸿沟,即使不断强调清洗力度,用户心理仍是非常难逾越。

  有范

  死因:运营问题

  8月,有用户收到有范APP发送的消息,称: “由于内部运营调整,得暂时说:江湖再见了。”客服对此表示,有范APP将于8月底正式停止运营。

  “有范”是服装品牌美特斯邦威2015年4月推出的一款电商APP。2016年前后,有范冠名了《奇葩说》的二、三季。

  简评:

  美邦线下4000家门店带来的数亿人次的客流和1000万的会员并没能成功地转化为有范的用户。而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有范把极大的精力都放在了营销上。

  有范依靠超5000万巨资连续冠名奇葩说刷出了品牌知名度,但收获的转化率却很低。有范产品涉及服装、生活家居类、数码家电类等多个品类,结果造成主客倒置,美邦旗下品牌产品获得的浏览量反而远不及阿迪达斯。

  而在服务上,还有不少网友反映,有范存在产品款式少、样式土、发货慢等情况,服务难以让人满意。

  目前,服装企业自创线上端口成功的例子鲜有,如今电商平台已发展成熟,借助已有平台才是最便利有效的选择。如果真的要做电商,垂直化、差异化的电商模式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共享充电宝

  乐电、PP充电

  死因:行业洗牌

  10月11日,杭州共享充电宝企业“乐电”宣布停止运营共享充电宝业务,并已收回所有充电宝设备,并提醒用户及时将未提现的押金提现。乐电于今年3月份上线,运营仅仅半年时间,成为首个共享充电宝行业退出的企业。

  另一家共享充电宝品牌“PP充电”也在9月份退出,而知情人士透露,其原有股东突然撤资,导致PP充电资金链断裂。

  据媒体报道,共享充电宝企业中还有河马充电、小宝充电、创电、放电科技、泡泡充电等多家共享充电宝企业走到了项目清算的阶段。

  简评:

  共享充电宝借助“共享经济”的大潮短时间里迅速发展,大量资本和玩家进入。但一开始对共享充电行业的前景就有不同的声音,伪需求的质疑从未停止。

  共享充电行业由于竞争激烈,且前期需要较多的投入,资金链一旦断裂,小企业难以生存。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存活下来的仅是2、3家头部企业,行业洗牌基本完成。但未来发展如何,还需时间的证实。

  优库速购

  死因:传销诈骗

  2月13日,优库速购公众号上线运作,仅一个月便开始出现问题。3月13日后陆续有消费者反映“商城无法访问、客服无人回应、消费者被踢出微信群”,商城在15日也正式关闭。

  优库速购采用推荐人返佣模式快速扩大用户规模,并以返现吸引消费者投入更多的资金,以返佣金拉更多人进群。诱人的返利模式,短时间为其带来数千名用户,骗取了不菲的钱财。

  简评:

  “消费返利”本来是一项常见的促销手段,但一些不法商家却利用返利概念坑骗消费者。

  优库速购承诺对消费者全额返,而这样做平台根本无法盈利,平台一定是靠“借新补旧”来营造一种假象。

  这类诈骗充分利用互联网及APP的虚拟性和跨地域性,特别针对民间闲置资本追求高回报的需求,利用虚构的高收益作诱饵,快速敛财;而犯罪行为实施后,因为定性难、监管难等现实情况,很容易逃避打击。在此提醒消费者要理性消费。

  彼岸

  死因:市场不成熟

  今年年初,互联网殡葬平台“彼岸”倒在了天使轮,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它的勇气成功带起了外界对殡葬业的关注。

  2013年,彼岸将传统殡葬业和“互联网+”结合,并获得了徐小平真格基金150万元的天使投资,一时风头无两。

  彼岸采用“线上引流,线下体验”的模式,借助了互联网的概念,本质上仍然是传统殡葬行业的模式。互联网的模式并没有改变传统殡葬服务不佳、流程繁琐、供应商散乱、价格贵的痛点,殡葬行业需要根本性的变革。

  简评:

  殡葬行业有其特殊性,首先,服务质量差、价格昂贵、供应商散乱等痛点需要长时间的市场进步。其次,因为殡葬行业的隐蔽性,使得它的发展十分缓慢,且标准不一。

  殡葬行业虽有着巨大市场,但现在的殡葬行业只是+互联网,并非互联网+。殡葬行业没有根本性的变革,仍需要时间和文化的熏陶。

  殡葬行业中,人是关键。文化的变迁需要时间,而且殡葬行业过分商业化也是可耻的,这是一项人的平等基本权利。互联网应该推动绿色、平等的安葬方式,并为逝者提供更加人性化的服务,这才是互联网应该殡葬行业带来的改变。

  结语

  在这份死亡名单中,众多创业公司的死因不难归纳。他们曾被时代追捧,最终又被时代抛弃。

  时代把一个又一个行业吹上风口,又将他们拉下神坛。在2014年,这个风口属于O2O;在2015年,这个风口属于智能硬件;2016年,则是直播、VR、无人机、共享经济。资本造就了行业的明星,也带来了一地鸡毛。

  回顾这份死亡名单,有多家创业公司死于盲目扩张后的危机。资本、媒体的热捧让创业者冲昏了头脑,他们享受于PPT、画大饼带来的快感,却不知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To VC、定位不清、盲目扩张、无盈利能力成为了这些倒闭企业的共性。在未来,不能形成正现金流的公司仍将持续面临危机。

  经过漫长的赛跑,在淘汰掉所有的问题公司后,每一个时代都会留下自己的胜利者,这也成为了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必由之路。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死亡名单中,一些大公司的项目也名列其中。一些项目因不再适应时代走向终结,而另一些,则出于对未来的判断而主动抛弃。

  中国互联网野蛮粗放的生长期早已过去,一些企业出于自身形象与企业责任放弃存在风险的业务,也让我们看到了他们的担当。

—— 欢迎关注 米库创服官方微信 ——

网页有错误,请点此报错

产品和服务

企业服务平台

为创业者提供全链条服务的平台

36Kr城市伙伴

为创业者提供全链条服务的平台

产品和服务

聚焦创新创业,纪录东北振兴。米库创业为您提供项目展示、投资参考、行业资讯、活动专题等多个频道,并聚合媒体及自媒体矩阵,共同建立创新领域强势内容平台,满足您内容展示需要,提供海量曝光及影响力、美誉度加持。

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区文溯街19-2号

024-83863659

web#miku99.com

(发邮件时请将 # 替换为@)

©2014-2018 米库创服 辽ICP备1401782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