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瑞科技有限公司CEO宁湘炜:生命科学革命引领21世纪产业结构转型

"二十一世纪生命科学的革命会带来产业结构的重大变化。"

(米库创业网讯)以“聚力东北·洞见未来”为主题的2018F5创新创业大会于5月24日、25日在沈阳创新天地举行。本届大会由“东北投资生态”“新零售创新”“大健康产业创新”三大主题峰会组成,20余位东北及全国范围内的行业领军企业及投资机构创始人在两天的峰会中登台演讲,千余位东北创业者、企业主到会观摩,数十家媒体对大会全程报道。大会旨在聚焦创新创业,发挥本土优势,积淀城市创新创业文化,激发新动能、造就新势能,助力沈阳打造成为东北地区创新之都。

伴随着沈阳“三城联创”工作的积极推进,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国家食品安全示范城市,建设国家健康城市的目标深入人心,通过“三城联创”让沈城人民衣食住行更安全舒适,生活环境更美好,生态环境更宜居,将让每一位市民对这座城市更加认同、更加依恋和更加热爱。基于此,本届F5创新创业大会特举办大健康产业创新峰会,旨在邀请全国范围内医疗、健康、保健等相关领域行业专家、一线创投机构投资人等亲临现场同台交流,打造适应东北地区产业结构与环境现状的大健康产业发展理念,共商产业创新有效路径,为推进沈阳“三城联创”献计献策。

在25日下午举办的大健康产业创新峰会上,哥瑞科技有限公司CEO宁湘炜发表题为《生命科学革命引领21世纪产业结构转型》的主题演讲。

宁总作为资深医疗领域行业专家,以自身经历和丰富的例证,阐释了在行业变革中医疗健康产业的走向和趋势,同时也像大家介绍了目前资深公司所关注的领域及一些创新项目。

 

以下为演讲文字实录:

我们也是一家科技公司,我们主营业务就是基因产业。这是我演讲的几个主要题目,一是介绍科学革命,另外介绍一些分子人类学和人类文明史,然后介绍一下二十一世纪我们所想象的产业结构的转变是什么形式的,最后介绍一下关于基因组学的最新成就。

    在二十世纪的美国有三大科学项目,包括1939年的曼哈顿计划、1973年的阿罗波计划和1988年的人类基因组计划。这三项目给美国带来的产值,按照奥巴马的估计超过了一万亿。

    这是基因检测所涉及的三个主要领域,一是检测技术,也就是设备研发,刚才赵老师也介绍了,我们一般叫它基因检测上游。还有基因苦的建设,现在主要是三大公共数据库,包括美国数据库、中国数据库和日本数据库,中国华大基因也建立了国家数据库,但还处在比较初级的阶段,我们做基因检测的时候主要是引入欧美三大中流。这也给我们带来很多新的挑战,欧美数据是基于欧美人基因,我们很多的检测产品的开发都是希望能够跟中国人的基因更好的吻合起来。另外就是生物数据分析的部分,我们叫生物信息学,它的临床建立更紧密一些,我们把它看成是下游。

    我刚才说了,虽然说人类基因组计划是1988年开始的,但是人类的基因组学历史的发展却是一个比较悠久的过程。大约从1865年开始,孟德尔遗传定律的发现基因组学就逐渐发展起来了。这里有一个重大的里程碑实验,包括1953年双链的发现,1977年桑德测序法获得诺贝尔奖,更重要的是1988年到2003年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发展,之后生物科学就进入到一个革命的时代,所以后面的时间距离就越来越近,我们把它看成很多里程碑事件。这些大量的革命性成果的出现也使这个领域发生了剧变。

    在人类基因组学发展历史上多数是欧美人,有两个中国人,一个是吴瑞先生,吴瑞先生小时候就跟父亲到了美国,后来成为著名的科学家,三合侧学的方法很多科学家认为是吴瑞发现更早,虽然他没有获得诺贝尔奖,美国很多科学家还在为这个案例打官司。当然现在三合测序已经基本从测序领域退出去了,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当年那么重要了,但是这个官司还处在争议当中。第二位是于军先生,他是人类基因组计划中唯一的中国人,于军带着人类基因组计划回到中国,和几位博士共同创建了华大基因,也创建了中科院的基因组研究所。在2007年华大基因搬到了深圳,另外一部分从事科学的继续留在北京中科院基因组理论研究所。在三四年之前,他们在沈阳和我们共同创建了哥瑞科技,七个中科院的博士从中科院辞职过来做基因检测。

    我谈一下给我们人类带来的变化,首先是分子人类学。由于基因组学的出现,我们对人类发展史的认识也有了很多新的变化。我们现在共同的认识就是人类是走出非洲的,非洲的猿人走出了非洲,一次的冰河期出现又返回非洲,在三十万年前非洲首先产生类猿,然后其中一个部落走出了非洲繁衍成了白种人、黄种人。从基因检测复杂的程度来看,非洲人种复杂程度比较高,而黄种人、白种人的复杂程度相对比较单一。当然人类有共同的祖先,这是亚当假说和夏娃假说,在二十万年前有一个黑女人,是我们全人类各个种族共同的母亲,在十三万年前有一个黑男人是我们共同的父亲。

    当然这也不是百分之百,他们的后代还跟其他种族的人类杂交,包括我们现在每个人的身体里还有4%的年德特(音)人的血统,那是半人。

    这是田园洞人,一位院士从田园洞人的遗骨当中调取了基因,然后同德国合作,她的结论是田园洞人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相反他是欧洲古比利时人的祖先,有着密切的血缘关系,还有就是南美的亚马逊人。另外一个结论,前不久英国一个研究所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从英国的一个遗址里面推动基因检测推导出一万年前的英国人大概是长这样的,也就是蓝眼睛的黑人。由于基因组学的产生,分子人类学的发现,我们对人类进化的认识都产生了剧变。

    通过几张图片来看一下中国历朝历代半途的变化和人口数量的变化。我一直比较相信,技术的因素可能是我们历史变迁的更重要的原因,比战争、自然的因素更重要。有一个观点,中国每一次改朝换代都恰好在小冰河期,比如说蒙古人为什么要打遍全世界,那个时候是冰河期,他们草原放牧已经不能给他们带来温饱了,所以他们必须骑马向全世界去征讨。

    从中国人口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一直到明朝之前,总体来说是大致相当的四五千万人,只有到了明朝之后人口数量才开始激增。其实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是技术上的原因,明朝的对外开放比我们想象的程度要高,那个时候主要引进了番薯、玉米这样的粮食作物,使中国的人口数量获得了迅速的发展,到了清朝就达到了四亿五千万。

    这是各个时期人均寿命的变化,这个人均寿命的变化背后是跟粮食作物的普及有着密切关系的,同时也跟医学的发展密切相关。1949年时,中国的人均寿命也只有39岁,所以有一种说法,因为我们经常跟一些传统医学的人有交锋,传统医学的人有一种说法,中国人为什么能够活这么长时间,就是因为有中医。其实中国过去的人均寿命并不高,当然这个人均寿命的曲线图不仅仅中国大约是这样,全世界其他国家也大约是这样的一个寿命曲线图,只是起点不太一样。这跟科学的普及是密切相关的。

    这是目前世界各国的人均寿命的一个表格,这是1916年人均寿命的一个表格,排第一位的是日本,然后是瑞士、澳洲、意大利、冰岛、以色列、法国、美国、比利时。这个人均寿命的表格显然跟一个国家的发达程度、医学的发达程度是密切相关的。当然大家说德国为什么排得靠后?因为他们是移民国家,不停的有新移民从第三世界转过去。

    这是中国的人均寿命表,排第一位的是上海、天津,第二位是北京,排最后的是西藏。我们大家想象山清水秀的地方恰恰都是人均寿命比较低的地方,雾霾虽然影响我们的幸福指数,但它并没有我们的寿命,真正决定我们寿命的恰恰是这个地区的医疗水平,当然也包括平均的生活标准。

    在二十世纪的时候,二十世纪之前的人类主要是农业社会,所以土地、粮食、产量的影响直接和人口数量有着密切关系。下面举一个例子,都说中国看病贵,那么我们中国真的看病贵吗?我一直对这个说法持否定态度,当然可能和我们享受到的医疗水平相比是贵还是便宜的问题。但是总体来说,我们以中国和美国相比,美国的医疗总支出将近中国的五倍,而人均医疗支出是中国的二十倍。美国的医疗支出当然也是全世界最高的,在全世界排第一。我们跟它比还是跟北朝鲜比?跟北朝鲜比肯定我们是贵的,但是要跟美国比我们是便宜的。美国的支出里面包含大量的科研经费的支出,所以有些虚高,但是总体来说,能够满足人们基本的医疗需求来说,我们的这个数据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因为这更多的说明我们享受到了什么水平的医疗服务,这个水平包括着我们享受到多少,还包括着我们享受到这些医疗服务的科技的水平。

    举一个例子,这也是跟我们基因组学相关的例子。全中国高血压患者,以心脑疾病为例,我们今年也开发了关于高血压药的筛查,是关于心脑血管疾病的筛查,历经了三年时间。因为医生在给患者用药的时候都是靠试,现在精准用药就是我们来测一下他的基因,根据人不同的基因型来确定哪一种药效果更好,哪一种药应该吃得少一点或者吃得多一点,哪一种药有毒副作用不能吃,这对医院就是很重要的指导。在我看来,以后医院的门诊都应该测一下,我们就避免了很多吃错药或者是吃的药效果不好给我们的肝脏、肾脏功能带来很大的负担。

    所以我们有这样一个结论,二十一世纪生命科学的革命会带来产业结构的重大变化。因为我们从前所有的重点关注的东西无非就是衣食住行,社会的老龄化让我们不得不关注健康,精准医学又让我们有能力关注健康。围绕新的健康管理和寿命的预期,层出不穷的新的健康产业会颠覆这个传统产业的结构。

    下面我们来介绍一下基因组学目前发展有哪些新的成就,当然这和我们公司的业务也密切相关。其实基因组学在人的个体医疗当中,在人生的不同阶段都是密切相关的,已经开发得很深入,从备孕阶段开始,胎儿期有遗传疾病跟营养的关系,跟子宫内环境的关系。到了新生儿阶段我们来检测遗传病,人类疾病遗传的环境因素等等,年轻时候的疾病遗传因素往往更重要,比如癌症当中的白血病,还有很多未确诊的疾病。到了后面的癌症研究、免疫治疗的研究已经非常深入了,效果也非常好。再就是精准用药指导,后面是延长寿命。

    这是大家知道的一个案例,朱莉得乳腺癌的可能性达到了87%,所以她做了一个重大的决策,把自己的乳腺提前切掉了。如果梅艳芳也像她这样采取这个决策的话,也许现在还活着。

    我们在遗传病的筛查当中有很多重要的项目,现在基因组学在市场上做的最好的项目就是产前无创基因筛查,现在已经变成一个金标准了。我们现在的基因组学有能力把六千到一万种遗传病一次性测出来,这个孩子有一些缺陷,看着跟别的孩子略微的不同,我们就测一下他是否属于这六千多种遗传基因中的一种,然后寻找办法改善治疗。当然这其中更多的疾病无法治疗的。

    胚胎移植前的筛柴,施工婴儿存活后形成受精卵,到八的时候我们拿出来做一个基因检测,包括孩子的智力、体力、身高等。

    如果我们在这个阶段建立一个审查,霍金这样的人就不会出现了。所以霍金去世的时候全世界都在纪念,把他当做一个神来做纪念。以后像霍金这样的人就不会再有了,因为在他出生之前我们就把他挡在人类大门之外了,这也是一件好事,从人类多样性的角度给我们提出一些反思。

    这是关于微生物基因组的研究,我们在这方面的研究也是做的比较深入的,我们公司没有开展这方面的业务,主要在科研方面跟很多医院进行科研。所谓宏基因组,人类就像一个大树一样长满了蘑菇,这些蘑菇就是微生物,开玩笑说两个人接吻一分钟就相当九千个细菌交换场地。两个人在一起待时间长了之所以让人觉得有夫妻相,原因就是他身体里的细菌趋同了。这个说法有它一定的科学道理,但是我们研究宏基因组的概念不是研究某一个细菌,研究的是宏的概念,研究的是所有细菌之间的比例关系。当然不是靠数数来研究的,是靠测他们的基因来研究他们之间的平衡关系。

    这种研究我们现在重点是在做表皮研究、呼吸系统的研究和消化系统的研究,从口腔到食道到胃到肠道。肠道宏基因组现在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我们跟沈阳的陆总、沈阳的儿童医院开展了一些项目,比如儿童肠道基因和抑郁症的关系,我们通过验便能不能在孩子在六个月的时间检测他是否患自闭症,因为孩子两岁患自闭症的时候就难以改善了,所以我们在之前检测,然后进行干预。

    我们跟中国医大一院做了一个痤疮的研究,我们希望开发一个软件,这个软件将来能够消灭痤疮。因为痤疮也就是皮炎,之所以一次一次的它变成顽疾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不知道里面的细菌是什么,如果有一个痤疮了我们立即就去检验一下,我们就能知道它是哪个细菌,然后对症用药,痤疮就不会出现了。如果我们有一个大数据的分析,我们可能不用去检验,我们希望通过一个软件面部识别一下,看看是长在脑门上的还是长在下巴上的,不同的形状、颜色、大小,它们可能都跟某一种细菌是相关的,我们通过外形用人工智能的方式来识别它到底是哪一个类型的菌引起的痤疮,然后开始做处方,这样的话,我们从14岁开始预防,痤疮可能就不会变成顽疾。

    另外一个是精准用药,我们现在的重点做的是心脑血管的精准用药,还有精神类疾病的精准用药,另外就是乳腺癌的精准用药。心脑血管精准用药和精神类的精准用药我们已经在市场上广泛推广开来了,全国各地都做了我们的代理机构,乳腺癌的精准用药我们正在和辽宁省肿瘤医院进行科研,正在进一部研发。另外骨质疏松的精准用药都已经开发完成。

    癌症用药是非常火的领域,所谓液体活检就是抽一点血来检验疾病,孩子的DNA会到妈妈的静脉血里面,我们可以抽妈妈的血来验胎儿的DNA。同样这种办法也可以用于检测癌症,癌细胞进入到身体里有一定的体积,但是这个体积很小很小的时候,按照我们的设想应该是影象技术还发现不了的时候,我们能够提前检测出癌症来。这项技术目前在实验当中,已经有了相当一部分的成果,但是成果的运用过程中还存在一些问题,我们所寻找到的标志物是否真的就是癌症,关于这个问题还有一定争议,但是我们相信最终我们能够找到更多有效的标志物,把所有的癌症通过这样的手段提前预知、提前治疗,早早知道了我们就可以掌握技术,手术赶紧切掉,从临床上来说就治愈了。

    还有一个是免疫治疗,因为人体很多细胞是免疫细胞,外援性的癌细胞进入到人身体的时候免疫细胞应该能把它杀掉,但是癌细胞有迷惑免疫细胞的功能。癌细胞不能等,因为它一旦长起来的时候速度非常快,所以我们现在的技术往往一发现就是晚期,这是癌细胞本身的特点。癌细胞在身体里迅速发展的时候,免疫系统仍然不知道,它就在身体里肆意的泛滥。如果我们对免疫治疗做一些东西注射进去把白细胞唤醒,白细胞就把新来的病毒吃掉了,回过头一看我原来的病毒还有这么多,于是也吃掉了。但是这类药物的有效性在于是否能够唤醒人类的免疫系统。癌症治愈的有效率已经极大的提升了,所以给大家带来了希望,很多科学家认为可能癌症的免疫治疗就是癌症最后的治疗手段。

    第三个是基因编辑技术治疗癌症,这是之前人们认为的终极解决方案。基因编辑就是用在慢病毒、干细胞这样的手段,让基因发生变化,从分子的层面消灭癌细胞。我们公司在这些领域里面目前还没有展开,但是也在关注着同业科学研究者的发展。

    我们公司在今年的重点主要是做两个项目,一个是遗传病的研究,我们专门做了遗传病机器人的医生,然后把自己独立的数据库中六千多种遗传病,从名称到基因到治疗方法都翻译成汉语,全部汉化,这在中国是第一次,我认为这是遗传病医疗史上一段里程碑式的意见,然后我们把它整合到一起做一个诊断,通过我们第三方的检测服务向他们提供一系列的治疗手段。

    接下来这个概念即将推出来,是我们同辽宁省计划生育研究院合作推出的概念,完美人类计划,也就是我们通过胚胎移植前的筛柴,能够让父母有机会去选择一个没有疾病的而且各个方面都比较优越的小孩。

    这是我们在做的微生物研究的未来产品构思,叫超级马桶,通过验便就能知道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如果是这样,每天早上我们在家解一次大便,我们的手机就能给我们一次报告,这是人类的共同设想,就看谁能先做出来。我们公司有两项业务,一直跟超级马桶的概念密切相关,一是我们在做宏基因组的研究,像我刚才介绍的我们有十几个宏基因组科研项目。另外我们研发了一个数字VCR,通过它来验大便。这个说起来简单,但是现在还很复杂,现在对我们来说最困难的不是基因组的检测,而是怎么从大便当中提取这些微生物的DNA,这变成了我们目前要攻克的最大难关,因为这个过程比较复杂,它是一个比较庞大的离心机,我们首先要把这个庞大的离心机微型化,然后降低噪音,再跟马桶结合在一起放到我们家庭的厕所里面。

    另外我们有个一杯水的计划,每个人到老年都要吃一大把药,很多药是相互重复的,我们要通过精准用药来调整,让每一种功能指标的调整都是恰到好处的,另外尽可能的少吃药,通过对这些药物的综合分析检测让药物达到最少。同时老年人的代谢能力在下降,这一个药如果在血管里没代谢掉,第二天再吃一粒就相当于两粒了,代谢率与代谢能力的检测,我们通过微生物检测可以知道昨天药物的代谢情况怎么样,从而知道她一天的用药状况。

    让科学进步,惠及全体人民,这是我们公司的梦想。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发言嘉宾确认)

产品和服务

聚焦创新创业,纪录东北振兴。米库创业为您提供项目展示、投资参考、行业资讯、活动专题等多个频道,并聚合媒体及自媒体矩阵,共同建立创新领域强势内容平台,满足您内容展示需要,提供海量曝光及影响力、美誉度加持。

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区文溯街19-2号

024-83863659

web#miku99.com

(发邮件时请将 # 替换为@)

关注我们

关注[米库创服]官方微信
获取更多创业服务资讯

©2014-2018 米库创服 辽ICP备1401782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