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 杨歌:产业环境与新旧动能转化

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 杨歌 在企业创新峰会进行了主题为《产业环境与新旧动能转化》的演讲。他在演讲中提到:中国金融的发展历程是逐步由传统金融机构逐步向纯市场化股权价值投资转变。

以“科创大时代·前瞻新未来”为主题的2019年第四届F5创新创业大会于5月19日在沈阳创新天地举行。

本届大会由“企业创新”“企业赋能”两大主题峰会组成,20余位东北及全国范围内的行业领军企业及投资机构创始人在峰会中登台演讲,届时数百位东北创业者、企业主到会观摩,数十家媒体对大会全程报道。本届大会致力于提升辽沈地区创新创业水平、帮助企业提升盈利,搭建企业间商业合作、展示交流平台,提升经营认知的同时,激发企业新动能、造就新势能,助力沈阳打造成为东北地区创新之都。

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 杨歌 在企业创新峰会进行了主题为《产业环境与新旧动能转化》的演讲。他在演讲中提到:中国金融的发展历程是逐步由传统金融机构逐步向纯市场化股权价值投资转变。提出“产业升级是互联网发展的必然方向、信息化是产业升级的原动力、人工智能是信息化发展的必然方向”,并着重讲解了对新旧动能转换的理解,为新旧动能转换实施路径提供了有建设性的建议。重点强调技术未来的发展趋势:降低成本、降低能耗、更加智能、更加高效。

以下为演讲实录: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主题是关于动能转化的问题。去年正好在这个地方跟大家分享的是行业新的技术,也很有幸在现场投到山海关以北的项目,这个公司做的不错,后来我们又投了大连的一个项目,这是我们在一年里面投的两个东北地区的公司。我们做了不到五年的时间,主要是关注的是市场最新的技术,它能够应用到产业升级里面去。包括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包括最新的技术。今年年初有一个词汇叫产业互联网,不管叫产业升级还是叫产业互联网,都是我们非常关注的一个方向。

给大家分享一下现在我们整个市场面临的一些情况。首先是这样,我们面临投资的一个选择,现在整个市场是股权和债权在对抗也好,在其中选择是要有一个过程的。我们主要做的是股权投资,而传统产能很多选择都是债权投资。债权投资是还本付息,股权投资是占有公司股权一个长期的价值性的投资。这两年在市场里面产生了很多文化的改变。在中国人来讲还是比较习惯于债权融资,对股权投资来讲没有那么熟悉。

我们把整个中国的金融市场划为一道线,这道线索是中国改革开放大概40年来一个非常大的变化。简单的讲一下,这个是我在金融专讲的时候讲的一套PPT。黄颜色的线是债权和股权以及计划经济和市场化经济的分界线,以上部分是股权和市场化经济,以下部分是偏向计划经济的一些金融方法。在过去的大概20年里面,特别是传统方面金融,也就是我先评估这块资产值多少钱,我能拿到到少资金,他的周期是多少,再还本付息。从1994年开始,中国刚刚出现了自己的投资银行,到2002年产生了大量的股权投资,再往后股权投资更加自由和更加快速的这种创业投资、中早期投资市场一直已经发展了20年的时间。这20年的时间真正的市场化股权比重不是特别大,里面产生了很多优秀的企业,同时也伴随产生了泡沫。其中2008年和2015年两次金融危机代表了两次泡沫的解体。这里面有很多赛道,我们称之为风口,这些风口对于我们公司来讲基本是不碰的。包括之后的部分共享的概念,像过多的单车等等,再往后就是小程序、新零售,有很多方向真正的经济价值并不能在短期内体现得非常明显。这就是股权投资的一个很大的问题。真正我们要看到背后的价值,是否能够把传统行业改变转型,是否能够推生新的行业,这是我们真正想去看的东西。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经历了2017、2018年,这两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这一年发生了资本流动性降低的事情。走到今天为止,上午大家听了演讲,辽宁是非常典型的一个地区,到了今天为止有一个典型的现象,所有的资金趋向于避险。现在大量的资金都处于避险状态,原因是因为过往的金融危机给大家一个不好的影响,所以大家比较害怕。第二个资产需求是什么?比如像智能制造,生物医药等等这些资产不是说今天你给钱,明天就能把这东西做出来的,不会是这样,他需要一个长达五年甚至于八九年的研发周期,在这里面才能产生真正的价值。资产的价值越来越偏向于风险的偏好,而资金的价值越来越趋向于风险的规避。

我们在发展完基础产业到互联网,几个金融危机过去,真正大的企业做起来之后,出现了金融危机的泡沫,越来越多的风口很快就回归理性了。在这么一个情况下资金和资本的冲突越来越大,原因是旧动能的产能不够了。所以在新旧动能交替的过程中,所有人趋向于自己的资金避险,想去投资新的东西又缩回来了,而传统的行业产能无法满足需求了。在这个时候国家提出一定要进行新旧动能转化,否则我们继续往前走会出现严重的问题。

这个情况导致金融周期的变化,金融本身是分短周期、中周期和长周期,我们现在正在经历几个金融周期都在调整的过程。下一个经济周期是由更新的科技推动,但是更新的科技是要经历一段的沉浮期。1950到1965年的美国,金融已经到达一个顶点,而新的产业还没有成长起来。给大家推荐一本书《创新者》,在这一段时间里面我们需要打造新动能产能的底层框架,技术、产品、供应链整个的生态,在这个时候我们要等待并助推新的动能到来。

这个图代表了我们这几年的经济状况,中间这个蓝线,这两年很明显的状态,互联网红利在迅速下行。前几年大量的公司都是做流量,这两年流量发生了什么呢?从专业角度来讲,这两年流量的价值不再是基于收集流量的价值。做一个社交圈所有人到上面来,这个东西不值钱了,或者很难做成这个事,不是一般人可以参与的事情。所以互联网红利趋向于大的机构,越来越集中。小公司去收集用户跟流量已经没有价值,我们投了大量的互联网电商的公司,这两年是考验把流量变现的能力,考察一个企业能否用已有流量做变现的能力。你拿到了十万人的流量,你能拿十万人的流量转变成一百万的现金吗?这叫变现能力。流量和互联网在这两年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收集互联网流量红利已经不在了。因为流量已经集中到巨头里面去了。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我刚才提了风口之外,真正的经济动能产能是生命科学、生物医药,再加上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但是这个产能比较慢,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机器人,在这么一个情况下对于人工智能和新兴科技其实大家都属于一个摸索的状态,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真正产生有效价值的科技体现出来。我们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打造底层的人工智能框架。这些东西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去积累,不是说立竿见影的。我认为现在95%以上的人工智能公司并不懂什么是人工智能。

在这个时候产生了经济的空挡期,在这个时候投资行业里面有一句话叫领先一大步等于赔钱三年。我们都认可三十年之后癌症有很大可能会被治疗,但是这还有三十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如何克服当前的困难是我们做投资很重要的事情。

所以在这个空档期里我们不应该做的是逗留于互联网市场,还去学习之前的社交模式,第二我们不能遐想人工智能来了就做伪人工智能,我们应该下沉到市场里面去。第一种是做下沉市场,比如像拼多多,在这里面是比较成功的企业。第二个下沉就是我们要把事情做得更传统,把传统行业进行改造。已经实现互联网化的,比如像衣食住行,我们能否下沉到传统行业里面去,是否能够使建材、纺织等等其他行业都能够改善。这些东西构成了我们所关注的叫做产业互联网,就是利用已经成功的这些信息化改革模式。更不应该做的是盲目追逐风口,因为那样一定是赔钱的。

在这么一个情况下,我们去看整个现在经济情况。要很客观的了解我们现在的机遇。这是我今年年初总结关于目前的一些宏观情况。大家可以简单看一下。红颜色的部分是中国现在相对来讲面临的问题,绿色部分是我们现在目前无论怎样中国相比国际其他国家还算比较好的条件,这些构成我们现在当前整个经济环境,我们要在这种经济环境下找到机遇。不得否认的是一件事情,目前整个经济环境里面的资金流动性并不是特别强,由于几种旧动能在下降,到今天为止都属于偿债周期。在这种情况下新动能想迅速扩大是缺少推动力的。这就是我们当前的一个宏观的大环境需要大家去了解。

面临这种情况国家在今年年初提到了新旧动能转化。简单的讲新旧动能是指哪些呢?传统旧动能就是中国制造,这种传统动能基于传统中国重工业和轻工业,这是中国大量的传统动能,辽宁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地方,我们需要把传统动能能够整体改换。比如说喷漆这个行业,原来整个工厂可以非常简单的去生产这个工艺,上面经济化程度是非常粗糙的。而对于新经济,比如说我们经常提的智能制造,新的微纳米技术,也就代表着传统工厂的器械是需要淘汰和更新的,我们要进行整体的生产改换和整体供应链的改换。在整个动能迁移过程中是整个从头重来。

另外一个动能就是房地产业,互联网业已经不再是一个新的行业了,已经逐渐变成了旧动能。我们可以发现现在的流量对于小公司已经没有什么生存空间了,整个互联网产品现在目前来讲所有平台竞争已经非常激烈了。我们需要拿这个动能来去改换、来去驱动我们的传统企业,而不是再去拿它去做创新。

对于新动能来讲,我们有很多比如说像数据、像生物医药,这些都是属于新动能,刚才已经提了几个问题。这两个动能之间问题和挑战是这样的。对于新动能来讲系统搭建复杂度是非常高的。比如说为什么做火箭和特斯拉的创业者,他为什么做公司这么困难,并不是因为火箭的理论错了,也并不是因为特斯拉的车没人买,而是因为没有人没有上下游产业链,大家知道每做一个火箭的板材里面的涂料、燃料、螺丝都没有供应链的,所以导致他必须去上游做供应链。说明当你领先一大步的时候你就得自己独立的建造产业链,也说明一个问题我们在做新动能迁移的过程中他面临的是整个新的体系的搭建。投资投形态、业态和生态。形态就是你觉得这个东西很智能,结果马上做不下去,原因是他看起来智能,并不代表他就是智能。投资要投生态,上下游都不是很标准化的时候,那你就是一个独立的岛,你在那个地方是没有生存价值的。整个生态建立是新动能来讲最大的一个挑战。另外就是大众的知识非常陈旧,必须要等一代人对于人工智能和新的技术有比较深刻的认知之后这个行业就会得到很大的提升。这就是新动能整个的挑战。

对于传统的问题刚才已经提到了一些,传统的固化问题、整个体制改变比较难的,以及整个管理和生产的惯性,就是我用这一套方法已经熟悉很难去挑战新动能的状态。所以新旧动能转化说起来很容易,其实是非常难的事情。对于房地产行业作为旧动能,里面有很多数据。中国房地产和美国进行对比,为什么辽宁连续六年的时间房地产的数据甚至出现下滑,原因是因为动能过剩,在这里面中国的房地产总市值和美国相比已经差出三倍以上的距离,包括中国大部分家庭所持有的财产都是房产,这是不够健康的状态。从传统制造业角度来讲,一直支撑中国过去20年来最重要的一个方向,传统制造业产能已经饱和,而且它的应用市场已经不是很大了。在这个时候整个中国制造的东西要整个进行替换。像精密仪器制造等。在这个时候以前的经验和传统的产能是不适应的。

在这个过程中,科技创新肯定是新旧动能转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我简单的做了一个时间轴的变化,现在我们所面临的科技创新大体来讲在中间这一阶段,前面这一部分基本上已经完成了,而我们现在是刚刚经历完互联网,然后再进入到智能化以及其他像生命科学和生物医药这些行业有很大的机遇,但是仍然有很长时间的挑战。所以说这个过程是我们现在如何看待这个产业的过程。

最后我给大家讲几个例子,我们在这几年投资的比较成功的企业。第一个像V.fine-豆瓣音乐,这家公司在过去四年里面成长了将近150倍的空间,他就是能够使用互联问的方法做平台化,能够迅速把音乐的需求和音乐供给做成一个平台,使得大家在里面进行知识产权的交易等,是非常灵活的一家公司,创始人是1995年出生,他做了四年的时间,迅速把这个公司做的非常大,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创新型的企业。

这是我们今年投资的一家企业,创始人是百度的人工智能总监,他之前已经成功的把上一轮公司卖给了百度获得了几亿的回报。为什么讲这些公司呢?希望打开视野看到这些人都在做什么,他做的是用人工智能去读取电影的剧本,然后用人工智能直接翻拍电影。比如一个警察把小偷推倒了,他就直接实现这个场景,他的背后是一个渲染过的相对的场景。他具有很多的人工智能的这些模块基础才能够做这件事情。

再比如我们投资的一家人工智能芯片公司,是现在国内非常领先的人工智能芯片,在深圳,他们做的是通用型的人工智能芯片。这两天大家都在讨论“中国芯”的问题,这个差距至少要在5到7年才能赶上来。中国在很大量芯片上是具有明显劣势的。我们要把这个事情克服是非常大的难题。大家要客观的看待这个问题。

从另外角度讲中国人工智能芯片又具有一个优势,人工智能芯片从硬件和底层逻辑上跟传统芯片是不同的,大家相对来讲有一个相对优势。所以这个是我们非常看好的一个方向。另外关于边缘计算,我们现在周边的像摄像头也好,像很多的这种电子设备,目前来讲是不具备人工智能特点的,会在未来的五年之内由于物联网的发展具备人工智能计算的单元。这就是我们对整个这个市场的布局。这些都是我们投的比较典型的企业,给大家一个参考,什么样是比较领先的企业,这三家企业不仅是在国内,在全球都是比较领先的创业企业。

最后我们给大家提一些关于产业互联网的一个升级过程。我们如何面对现在的市场以及什么样的方向是比较有价值的,我们认为信息化的提升和整合,产业互联网是比较有价值的。这张片子我在去年已经放过了,这个片子得到了一部分的升级。我们在观察产业投资里面,主要关注的是行业信息化的提升,如何能够做到医院产业变成一个平台,如何能够做到物联网行业开始使用各种各样的芯片和智能化的东西,要一点一滴去做。我们首先要把目前我们所熟知的传统行业,比如说工业制造等等这些行业要把他一步一步推向数据推向信息化,让公司首先具备信息化管理系统,数据化管理系统,用数据去管理公司,形成一套系统之后,你知道你有一百个供应、五十个客户,一步一步把商业做的越来越标准,再推到模块化和智能化。他的每一步都会使用一个更先进的工具,我们提了这么长时间的数据,每一个其实是升级的工具。

关于鸡蛋供应链,我们在上海投了一个蛋品的供应链,他用了信息化管理的方法,他的创始人是1987年的,他从2017年底开始打造鸡蛋供应链的一套完整的体系,在里面计算价格、在里面做供应关系,把里面整个供应链条梳理的非常数据化。我们考察企业这类企业最重要的是三个方向,降本、增效、提高用户体验。他今年年底将会完成7.5亿的成交量。是一个成长非常快的传统供应链公司,原因是他用了信息化改革。像诸如此类的公司我们投了很多,都是在各地方完成产业升级,最重要你要用标准化的语言去管理你的公司,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在里面不能有猫腻,不能有非标的东西。一定要标准化的信息管理方法去管理。

最后我们把这个东西总结,产业升级的一个过程,分几个阶段,最开始是技术,然后是传统,然后是商业模式,对于数字化和信息化来讲就是一个简单的数据库标准化的体系去管理,当你把这套东西做好的时候你才可能成功。整个这套体系不是数据和的体系,计算机去训练它的时候根本训练不出来规律。目前中国的很多产业都处在一个比较模糊的基础上,都没有基础的标准来去完成。我们要去找的把各个行业能够推到真正的水平基础之上。让他能够完成信息化、完成数据化,再提人工智能,再提新生的产品,一步一步完成升级才可以。

今天上午听了几位嘉宾演讲之后还是深有感触,我认为辽宁整个大部分产业发展情况和山西非常类似,我们不可能一口吃成胖子,我们整体转型,原来是做传统工业和农业的,我们不能只学形态不学生态。我们应该回归到所熟悉的产业里面,踏踏实实从传统的经验化改成信息化数据化的过程。我们看完整个的行业变化之后,我认为这里面的动能还是有很多机遇的,大家不要机械地去学习这些看起来很智能化的东西。今天主要给大家分享这些,希望这些理念能够让大家在做企业的过程中能够有实质性的帮助。谢谢大家。

 

产品和服务

聚焦创新创业,纪录东北振兴。米库创业为您提供项目展示、投资参考、行业资讯、活动专题等多个频道,并聚合媒体及自媒体矩阵,共同建立创新领域强势内容平台,满足您内容展示需要,提供海量曝光及影响力、美誉度加持。

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区文溯街19-2号

024-83863659

web#miku99.com

(发邮件时请将 # 替换为@)

关注我们

关注[米库创服]官方微信
获取更多创业服务资讯

©2014-2018 米库创服 辽ICP备1401782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