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倡议下辽宁对外开放格局研究

作为中国最早开放的沿海省份之一,辽宁省不仅是东北地区沿海、沿边的唯一省份,而且是中国对接东北亚,连接欧亚大陆桥的重要区域,东北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和“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五周年,同时也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开局之年。随着 “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实施,全国各省市都在抢抓新一轮开放机遇,提出制定参与“一带一路”的行动计划,以带动沿线区域经济的发展,促进国际贸易合作和国际投资合作水平的提升。辽宁省作为“一带一路”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地处东北亚的中心发展区域,以沿海经济带开发开放为支撑,加强辽宁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自由贸易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的建设,有利于打造辽宁海陆经济互动发展的对外开放新格局,以全面开放带动辽宁经济的振兴。

  一、 辽宁省对外开放的基本情况

  (一)对外开放格局不断优化

  作为中国最早开放的沿海省份之一,辽宁省不仅是东北地区沿海、沿边的唯一省份,而且是中国对接东北亚,连接欧亚大陆桥的重要区域,东北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1988年,国务院第21号文件,正式批准辽东半岛—沈阳、大连、丹东、营口、盘锦、锦州、鞍山、辽阳8市及其所属17县区对外开放,由此拉开了辽东半岛对外开放的序幕。30年间,辽宁省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不断扩大、布局日趋合理。目前,辽宁沿海经济带开发开放、沈阳经济区建设取得重要进展,辽西北地区发展条件明显改善。辽宁省内基本形成了以沈阳、大连为开放龙头,沿海与内陆优势互补,良性互动的开放格局。

  (二)对外开放领域不断扩大

  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辽宁对外开放领域从第二产业逐步扩展到第一和第三产业,从经济领域扩展到科技、文化、教育、医疗等多个领域,服务业特别是商贸、旅游、金融、物流等领域,对外开放步伐明显加快。截至2017年底,辽宁设有109家外资研发中心,229家外资金融机构,4.6万家外商投资企业。世界500强企业有200多个项目在辽宁投资生产。据统计分析,外资企业提供了辽宁近1/10的城镇就业,近1/2的进出口总额,规模以上外资工业企业贡献了1/5以上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值和1/3以上的税收。

  (三)对外开放平台不断完善

  辽宁省内各开发区、保税区和辽宁自贸试验区等开放平台充分发挥先行先试作用,积极推动体制改革和制度创新,促进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其中大连综合保税区、保税港区等8家海关特殊监管区和保税物流中心积极发挥要素集聚和辐射带动作用,不断提升辽宁对外贸易的竞争力。同时辽宁利用自身优势,积极推动“辽满欧”、“辽蒙欧”、“辽海欧”三大交通运输国家大通道建设,构建面向东北亚开放的多式联运国际物流体系。加强与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建设辽宁“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中国-中东欧16+1”经贸合作示范区,积极打造辽宁全面开放的标志性品牌。此外,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沈阳制博会、大连软交会等国际性展会,也进一步扩大了辽宁对外经济、文化和社会交流。

  (四)对外贸易不断增长

  2017年辽宁进出口总额6737.4亿元,比上年增长17.9%,位列全国第9位。其中,出口总额3041.7亿元,增长7.1%;进口总额3695.7亿元,增长28.6%,高于全国增幅10.1个百分点,创历史新高,列全国第9位,列沿海省份第二名。

  截至2017年底,辽宁省累计实际利用外资额共计2220亿美元。2017年辽宁省外商直接投资金额为53.4亿美元,同比增长77.9%;新设立512家外商投资企业,同比增长20.8%。实际利用外资额和新设立外资企业数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外商直接投资第一产业0.3亿美元,较2016年增加0.28亿美元,占辽宁外商直接投资的比重为0.5%;外商直接投资第二产业30.9亿美元,较上年增加20.6亿美元,同比增长199.8%,占外商直接投资的比重为57.9%,比上年提高23.6个百分点;外商直接投资第三产业22.2亿美元,较上年增加2.53亿美元,同比增长13.1%,占外商直接投资的比重为41.7%。根据2015-2017年辽宁省三次产业外商直接投资情况分析,2017年辽宁第二产业引进外商投资比重呈大幅上升趋势;第三产业引进外资保持稳步增长态势(见图1)。

图1 2015-2017年辽宁省三次产业外商直接投资变化情况

  数据来源:《辽宁统计年鉴2017》

  二、 辽宁省对外开放发展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外贸规模小,出口商品结构层次低

  近年来,辽宁对外贸易规模不断扩大,但辽宁进出口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大大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见图2)。2017年全国外贸依存度为33.6%,辽宁仅为28.1%,低于全国总体水平5.5 个百分点,位列全国第8位。与沿海发达地区省份相比,差距较大,2017年广东外贸依存度为75.8%、浙江为49.5%,江苏为46.6%。2017年辽宁外贸进出口总额为6737.4亿元,仅占全国进出口总量的2.4%,列全国第9位。位列全国第1位的广东省,2017年外贸进出口总额为68156亿元,占比24.5%。相比之下,辽宁省进出口总额不足广东的十分之一。

  此外,辽宁出口商品的结构中,主要是初级产品和附加值不高的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出口产品结构单一,产品附加值不高。据辽宁海关统计,2017年机电产品占辽宁出口总额的39.9%。辽宁出口的高新技术产品多数为劳动密集型产品,主要通过简单的组装将国外进口的商品零部件、半成品加工成制成品出口,产业链条较短,产品附加值不高。辽宁省内大部分加工贸易企业属于中小型企业,企业实力弱、群体小,缺乏自主研发的核心技术,处于国际产业链的中低端加工位置,因此在国际高新技术产业链中,产业竞争力不强,经济辐射作用不大,急需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和技术升级改造。

图2 辽宁与全国外贸依存度对比分析(2008年-2017年)

  数据来源:《辽宁统计年鉴2017》、《中国统计年鉴2017》

  (二)新业态综合实力不强,服务贸易有待进一步发展

  长期以来,辽宁省服务业的经济增长贡献率一直低于工业和建筑业。传统服务业比如住宿、餐饮、仓储、交通运输等一直在辽宁服务贸易中居于重要地位,现代服务业与国内发达地区省份相比,差距显著。省内外贸新业态比如,跨境电商、外贸综合服务企业等起步较晚,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2017年,辽宁省跨境网络零售交易额为307.7亿元,不足全国的1%。省内没有知名的跨境电子商务平台,在行业影响力和服务专业度方面,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未来辽宁第三产业还有较大的增长空间,特别是在租赁和商务服务业、金融保险业、文化体育等方面。推动辽宁服务贸易发展,加快服务外包产业发展,有助于进一步提高辽宁对外开放的水平。

  (三)出口市场结构相对集中,抗击贸易风险能力弱

  辽宁省凭借地缘优势,商品主要向日本、东盟、韩国、欧盟等国家和地区出口。2017年辽宁省对亚洲出口1896.7亿元,占出口总额的比重为62.4%。其中,对日本出口600亿美元,对东盟出口426.7亿元,对韩国出口342.6亿元。全年对欧洲出口475.6亿元,占出口总额的比重为15.6%。其中,对欧盟出口401.6亿元,对俄罗斯出口62.6亿元。出口市场对象的集中,容易与特定贸易对象国产生贸易摩擦,加大出口的市场风险。比如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2015年中日关系低迷、2017年萨德事件、朝核问题等影响,都对辽宁对外贸易产生了严重的影响,相关产业发展放缓。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发展,鼓励辽宁企业“走出去”,积极开展国际产能合作,不断拓展新的贸易合作领域,开辟新的国际市场成为辽宁未来对外开放发展的重要方向。

  (四)对外开放环境有待改善,营商环境需进一步加强

  根据《2016年投资环境指数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投资环境排行榜中,辽宁省位列倒数第二。其中辽宁民企投资增长速度和民企吸纳就业数量均呈负增长。2016年上半年,辽宁民间投资增速下降58.1%。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相比,辽宁政府管理部门存在着诚信问题,比如不兑现招商引资时的政策承诺、政府管理人员不作为,办事推诿扯皮等;一些公职人员服务意识差,程序繁琐,管理部门之间摩擦力大,不容易变通;管理部门各类检查繁琐,乱收费现象层出不穷;在辽宁投资成立企业所需要的天数和成本比较高、外企融资难等。因此,辽宁亟需改革对外开放体制机制,优化各类行政举措,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

  三、 辽宁省扩大对外开放的对策建议

  (一)建设现代化开放型产业体系

  为推动改革振兴东北等老工业基地,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了“一带五基地”的发展目标。装备制造业作为辽宁工业的第一支柱产业,推进装备制造业改革是辽宁振兴的重中之重。其一,加强国际合作,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对接德国工业4.0,加快推进《中国制造2025辽宁行动纲要》的实施。积极推进沈阳市“中国制造2025”国家级示范区,中德(沈阳)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园的建设发展,以创新驱动,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加快引进先进装备制造业的重大项目,以带动相关产业和配套产业链的完善发展,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的企业集团。同时加大资金投入用于企业核心技术和关键技术的研发,增强企业自主创新能力,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其二,在农业方面,大力开展农业重大项目招商引资,推动农产品精深加工业发展,建立与国际先进标准体系接轨的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体系。提高农产品行业化规模程度,通过深加工增加农产品附加值,打造辽宁绿色食品和有机食品区域品牌,比如瓦房店苹果、兴城花生、朝阳小米等,推动辽宁特色优势农产品出口。其三,大力发展服务贸易,优化服务贸易发展格局。建设以沈阳、大连为主,引领全省服务贸易发展的产业梯次发展的格局。建设东北亚服务外包交易促进中心,扩大辽宁服务外包产业的集聚效应,同时推动辽宁服务外包产业向中高端产业链发展,大力促进软件和信息技术、金融、能源、工业、互联网、医疗、文化创意、交通物流和教育等领域服务外包产业的发展,努力将辽宁打造成东北亚地区服务贸易产业的中心。

  (二)大力推进港口经济发展

  辽宁省以沿海经济带全面对外开放、大连建设东北亚航运中心为契机,进一步优化通关环境,大力发展港口经济。其一,健全和完善口岸综合服务体系,推进口岸进一步对外开放。大力推进大连长兴岛港、大连太平港、大连庄河港、大连旅顺新港、丹东机场、锦州机场、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等口岸的对外开放。[1]其二,加强口岸基础设施建设。加速省内口岸与港口、公路、铁路、机场等的建设发展,完善省内航运服务体系和综合运输体系,实现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互联互通。其三,优化整合港口资源。在2018年底前,整合沿海六市港口资源,成立辽宁港口集团。[2]将省内布局不合理、效益水平低的部分二类口岸并入一类口岸或升级为一类口岸,统一规划,有效配置资源。大力推动口岸经济、海洋经济、临港产业集群和生态产业区发展,推进“港口、产业、城市”的融合发展。

  (三)实施多元化开放战略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广发展,辽宁在巩固发展传统市场比如日本、韩国、东盟等国家和地区的同时,大力开展与俄罗斯、印度、拉美、非洲、中东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往来,积极打造多元化的对外贸易格局。其一,利用地缘优势,加强与中蒙俄经济走廊沿线国家的贸易往来。通过“辽满欧”、“辽蒙欧”、“辽海欧”三大交通枢纽的建设,积极促进辽宁转口贸易发展,加速跨境物流的畅通。其二,凭借自身工业和产业优势,加强建设辽宁境外经贸合作园区。积极在“一带一路”沿线,推进辽宁境外装备工业园区的建设,进而带动辽宁电力、冶金、钢铁、建材、石化等行业的大型成套设备和技术的输出,促进辽宁相关产业的转移,实现由产品输出向产业输出的转变。其三,引导和鼓励辽宁企业“走出去”,承包沿线的境外工程。鼓励企业通过资源整合、优势互补的形式,开展集群式“走出去”。鼓励和支持辽宁骨干企业开展高附加值、大型总承包总集成项目,以此带动省内相关工程企业小规模、低层次分包工程的开展,促进上下游产业链的共同发展。

  (四)打造良好的国际化营商环境

  一个区域营商环境的好坏,直接影响着区域招商引资的成效。因此,政府应有意识地制定良好的制度环境,营造良好的氛围。其一,建立服务型诚信政府。强化服务意识,明确权利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优化审批流程,建立一体化的办事规范和流程,推进政务公开,提升政府诚信力。同时积极推动企业服务平台建设,帮助企业解决融资、技术及法律难题。其二,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加强政府与企业之间的沟通交流,规范政商交往行为。鼓励企业通过正常渠道反映问题,解决问题,依法维护自身权益。其三,健全市场监管体系。依法完善市场监管的规章制度、流通程序和执行标准,建立完善监管责任制。实施“双随机、一公开”监管,建立健全“打、控、防、管”市场综合监管体系,维护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

  (五)重视国际人才引进和培养

  其一,建立人才引进和激励制度。通过高新高酬、特殊生活补贴、项目启动资金、高端人才政策奖励等形式加强国际化高精尖优秀人才的引进与培养,重点引进世界领军型科学家、国际知名企业家、海外高层次人才、海外留学归国人员和国家重大领域的顶尖人才、杰出人才和创业型领军人才。同时加大对杰出、顶尖、领军人才领导的创新创业团队的项目资助力度。其二,加强人才载体建设。通过在中德园、国际软件园、高新技术园等科技产业园区设立海外人才离岸创新创业中心、研发中心等形式,加强人才培养的平台和载体建设。其三,加强国际高端人才服务。完善国际高端人才、高级技能人才特殊津贴制度,出台关于国际高端人才的配套政策,比如房屋、配偶安置、子女教育、居留许可、工作许可、医疗服务等,提供便利服务。

(来源:中国新闻网·辽宁)

关于[山海关外]
 
山海关外,风景正好。黑土地上,机遇正兴。借东北经济发展持续回暖之势,米库创业特推出[山海关外]二级频道,旨在呈现东北经济向好趋势,服务投资机构与创业者,齐心发展,聚力东北,让“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论调成为过去。

—— 更多精彩资讯 欢迎关注 [米库创业] ——

网页有错误,请点此报错

产品和服务

聚焦创新创业,纪录东北振兴。米库创业为您提供项目展示、投资参考、行业资讯、活动专题等多个频道,并聚合媒体及自媒体矩阵,共同建立创新领域强势内容平台,满足您内容展示需要,提供海量曝光及影响力、美誉度加持。

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区文溯街19-2号

024-83863659

web#miku99.com

(发邮件时请将 # 替换为@)

关注我们

关注[米库创服]官方微信
获取更多创业服务资讯

©2014-2018 米库创服 辽ICP备14017827号-2